新闻动态

温家宝:昨天,今天和明天

温**:昨天,今天和明天

2009年2月28日午后,距离向国内人大代表报告政府工作还有5天,自称“难免紧张”的温**总理,开始他政治生涯中的**网聊。被喻为网络时代“炉边谈话”的这次网聊,是从他患有脑血栓双目几近失明的母亲破题的。
知识界人士称,温**以此表明他敞开心扉、坦然相对、誓与民众共度时艰的心迹。
自农历新春,到所谓的网络时代的炉边谈话,仅35天。依照中国人过春节才是过年才算翻开新的一页的心理习惯,我们将此间的35天,视为总理在金融危机中的“今天”。
作为**领导下的中央政府,在**中央应对金融危机的基调和方略尘埃落定之后,类似于执行长的总理,非但要瞩目于技术层面的操作,更要以政治家的担当,精神导师般鼓舞民众的信心。
农历春节过后,他邀集13位“稀客”聚集中南海,皆为应届大学生、失业返乡农民工、社区民警、乡**生等来自民间社会的基层代表,恳请他们为国事进言。在他看来,应对金融危机,我们正处于不进则退的爬坡阶段,只有依靠全体民众才能渡过难关。
之前,他曾在重庆的一个村庄,跟一群农民说起雪莱的诗: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强调的是信心之重要。
温**对**次来到中南海的13位基层民众代表说,民众是信心的力量源泉。
那段日子,包括13位基层民众代表在内,他在中南海主持召集了五次座谈会,从民主党派成员,到精英知识分子,再到工商企业界人士,温**以即将在十一届国内人大二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为蓝本,敬请大家在危机时刻不失信心,共赴时艰。
有观察家说,危机中日理万机的总理,见什么人,开什么会,决不是毫无准备毫无来由的兴之所至。国内两会前,温总理握手民间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吁求民众支持,鼓舞各界信心。
信心维系稳定。北京有学者分析,数千名县上等公安局长来北京受训的2009年,中国要迎来共和国的60年甲子大庆,还要抵御喋喋不休的恼人的海外舆论和行为。
该学者说,相信“稳定也会反过来助益信心”的温**,要将中央政府应对危机的方略心态,见微知著地传递给公众,请他们相信执政党和中央政府决不会坐视民生的恶化。他要坦诚地告诉公众,金融危机尚未见底,但我们已经做好迎接困难的准备。他还要告知民众,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好的,我们的应对是有效的,中央政府有信心渡过危机。
昨天:猛药
2008年11月10日,匆匆赴京的省上等地方大员,与在京的国务院主要部门上等官员,聆听了温**的讲话。温以“快”“重”“准”“实”四字,要求与会官员“争分夺秒”,“不可贻误时机”,争取收到“立竿见影”之效,“从根本上扭转经济增速过快下滑趋势”。
次日,与会的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召集部属开会,传达温**的精神。马说,中国经济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的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期。
据称,极少数人对国家统计局颇有微词,认为他们在中国经济大转折的历史关口,未尽中国经济晴雨表之责,未能由真实的数据统计研判出经济大趋势。
源自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的消息表明,马建堂在肯定国家统计局业绩的同时,也回过头来反躬自省:“我们对去年三季度的临时性因素看得多了一些,而对国际金融危机以及由此而引发的经济内生因素的影响看得则不太够。”
公开的官方资讯未能表明温总理对国家统计局的看法。人们只是听他在亚欧首脑会议上说,“中国见事还是比较早的”,早在去年6月份,中央政府即已调整了宏观经济政策,实行有针对的调控。
我们将去年6月到农历除夕这段日子,视为经济危机中温**的“昨天”。回顾他在昨天的足迹,可以看到温和他领导的中央政府对金融危机的观察、研判、决断和应对:
9月下旬,温**在纽约对话美国经济金融界人士,对金融危机的程度、趋势及其对世界的影响表示关注,并留下信心比黄金和货币重要的温氏名言。
10月中旬,温主持了部署第四季度经济工作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声称经济危机“对我国的影响逐步显现”。于是,是次会议在宏观经济政策前加上了“灵活审慎”的定语。
11月上旬,急剧动荡的国际金融市场很快颠覆了上述定语。仅仅半个多月的时间,温**总理在另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出乎民间意料地推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民间俗称的“4万亿计划”,携带“扩大内需的十项措施”重磅出台。
11月下旬,温邀请经济专家和企业界人士共商国事,广纳民意,遍寻应对危机的“**”。他在座谈会上说,复杂多变的国际经济形势,“对我们分析判断形势,制定和调整政策增加了新的难度”。
12月上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判断这场金融危机,“不仅本身尚未见底,而且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正进一步加深,其严重后果还会进一步显现”。
作为中国*上等别的经济会议,应对危机的基调,旋即确定。
此间,中央政府急速出手,猛药频仍。十大产业振兴计划相继出炉。
中央政府随后的一系列表现,得到了熟悉中国的国际经济界人士的认可。英国渣打银行中国研究部主管王志浩博士说,虽然财政刺激措施的拉动作用还有待观察,但是,中国政府迅速推出经济刺激计划,且很快落实了首批财政资金的紧急行动,是及时的。
明天:评价
很多年以前,美国政论家李普曼评价戴高乐:一个实干家,一个知识分子,一个具有历史感和远见卓识的政治战略家,一个体现了本民族优良品质的人。
等到危机过后,政论家们会怎样评价金融危机中的中国政府首脑?
待到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会怎么议论我们的总理?
虽然部分受访者认为,危机过后,李普曼评论戴高乐的话,的确有可能落在温**总理的头上,但是,**评价金融危机中的总理还要等到危机过后的明天。
危机当中,北京曾有十教授就金融危机的治理,通过媒体,上书中央政府。有人据此对比美国救市资金的辩论制度,讨论中国应对危机的建言与决策制度。
此外,民间亦有少量“马路新闻”批评国家发改委仓促上项目的“三里河乱象”,指责部委和地方政府贯彻中央政策的瑕疵。
部分受访者认为,以未能证实的“马路新闻”批评政府未免失之公道,但是,讨论重大事件中的建言机制,对中央政府未来的制度完善,或许不无裨益。
另有受访者认为,现在不是讨论长远问题的时候,何况温总理的“法治政府纲要”还在实施之中,不能脱离国情一味苛求苛责。
更多的受访者对此类议论无意置评。当下,和中国民间社会一样,他们只是感动于68岁的温**,在危机时刻所表现出的勤勉、热忱和中国士大夫传统。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第三天,温去日本出席中日韩领导层会议,为了节省开支,当天往返不在日本过夜。随行的记者说,考虑到实际飞行距离,总理出访未按惯例使用宽敞舒适的波音747客机,而是波音767客机。据说,后者可以节省三分之一的航油。
大年初三,在灾区度过除夕的温**,出现在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连同随后的欧洲诸国的访问,他向世界透露出中国“对外谨慎合作,对内积极行动”的信号。
访欧期间,他去中国驻英大使馆看望外交官员和华人华侨代表,说,春节七天长假一结束,身在海外访问的他就归心似箭了,急于回京,研究出台造船和纺织的振兴规划。
回国前**,他一起床,就问警卫员,今天的股市是多少?警卫员回答他:今天是礼拜天,不开市。
那**,他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专访。他对该报主编巴伯说,他喜欢阅读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并援引该书说:如果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众手中,那么它在道义上将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有风险的,因为它注定要威胁社会稳定。
过了几天,回国的他将乡镇卫生院医生、小学教师、汽车司机等平民代表,请进中南海。他告诉他们,他们才是中南海的主人,期待他们不要读稿子,而要敞开心扉说实话,说建议。
又过了几天,温总理越过代议制民主的报告方式,直接走向中国政府网,以在线谈心的名义,向授予他权力的人民,率先“报告”了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当前的情势、我们的应对。他说,他一直认为群众有权利知道政府在想什么、做什么,并且对政府的政策提出批评意见。
曾出席党派恳谈会与温总理讨论过土地制度的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说,总理劳于国务,*近这两年明显憔悴了。
明天:评价
很多年以前,美国政论家李普曼评价戴高乐:一个实干家,一个知识分子,一个具有历史感和远见卓识的政治战略家,一个体现了本民族优良品质的人。
等到危机过后,政论家们会怎样评价金融危机中的中国政府首脑?
待到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会怎么议论我们的总理?
虽然部分受访者认为,危机过后,李普曼评论戴高乐的话,的确有可能落在温**总理的头上,但是,**评价金融危机中的总理还要等到危机过后的明天。
危机当中,北京曾有十教授就金融危机的治理,通过媒体,上书中央政府。有人据此对比美国救市资金的辩论制度,讨论中国应对危机的建言与决策制度。
此外,民间亦有少量“马路新闻”批评国家发改委仓促上项目的“三里河乱象”,指责部委和地方政府贯彻中央政策的瑕疵。
部分受访者认为,以未能证实的“马路新闻”批评政府未免失之公道,但是,讨论重大事件中的建言机制,对中央政府未来的制度完善,或许不无裨益。
另有受访者认为,现在不是讨论长远问题的时候,何况温总理的“法治政府纲要”还在实施之中,不能脱离国情一味苛求苛责。
更多的受访者对此类议论无意置评。当下,和中国民间社会一样,他们只是感动于68岁的温**,在危机时刻所表现出的勤勉、热忱和中国士大夫传统。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第三天,温去日本出席中日韩领导层会议,为了节省开支,当天往返不在日本过夜。随行的记者说,考虑到实际飞行距离,总理出访未按惯例使用宽敞舒适的波音747客机,而是波音767客机。据说,后者可以节省三分之一的航油。
大年初三,在灾区度过除夕的温**,出现在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连同随后的欧洲诸国的访问,他向世界透露出中国“对外谨慎合作,对内积极行动”的信号。
访欧期间,他去中国驻英大使馆看望外交官员和华人华侨代表,说,春节七天长假一结束,身在海外访问的他就归心似箭了,急于回京,研究出台造船和纺织的振兴规划。
回国前**,他一起床,就问警卫员,今天的股市是多少?警卫员回答他:今天是礼拜天,不开市。
那**,他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专访。他对该报主编巴伯说,他喜欢阅读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并援引该书说:如果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众手中,那么它在道义上将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有风险的,因为它注定要威胁社会稳定。
过了几天,回国的他将乡镇卫生院医生、小学教师、汽车司机等平民代表,请进中南海。他告诉他们,他们才是中南海的主人,期待他们不要读稿子,而要敞开心扉说实话,说建议。
又过了几天,温总理越过代议制民主的报告方式,直接走向中国政府网,以在线谈心的名义,向授予他权力的人民,率先“报告”了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当前的情势、我们的应对。他说,他一直认为群众有权利知道政府在想什么、做什么,并且对政府的政策提出批评意见。
曾出席党派恳谈会与温总理讨论过土地制度的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说,总理劳于国务,*近这两年明显憔悴了。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631号